叫“铃木三郎”的东纵老兵走了!他的故事却要一直讲下去

©原创   2018-07-12 23:00   读特记者 刘启达 文/图

7月3日,88岁的东江纵队老兵陈敏学在家中安然辞世。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老人一直义务致力于深圳青少年国防教育工作,在深圳广大青少年心目中,陈敏学老人不仅会讲惊人动魄的战斗故事,更是一名会讲日语和英语的“潮爷爷”,这个“潮爷爷”在讲故事时会时不时的从嘴里蹦外语,“潮爷爷”的离世让深圳痛失一名国防教育“活字典”。

12日下午,在深圳市东纵边纵研究会副会长李建国的陪同下,记者在福田区景田路附近找到陈敏学老人的家,陈敏学老伴陈佩玉、女儿陈翠容与众人一道向记者讲述起老人生前的故事。

12岁时陈敏学被迫改名“铃木三郎”

1938年10月,南下日军从大亚湾登陆后在深圳实施“三光政策”,边陲小镇一夜变得风雨飘摇,东门老街百业萧条,商铺纷纷倒闭。时年8岁的陈敏学在东门眼睁睁地看着自家旅店被炸成平地。从此,陈敏学家中陷入了绝境,自己被迫辍学。

1940年,日军岗田部队进驻深圳后开始进行文化渗透,对中国人民推行奴化教育,并拿着枪强迫中国学生学习日语,陈敏学与很多小学生含着眼泪被赶进了一间日语学校。

让很多人想不到的是,年幼的陈敏学遗传父亲作为演员的基因,语言能力极强,不到2年时间就学会了日语,他成了班上唯一可以与日本人交流对话的学生。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日军、抗日游击队和当地老百姓有事都要带上陈敏学帮忙做翻译。日本人叫陈敏学不习惯,最后干脆给他起了个日本名字“铃木三郎”,有什么事情都带着他,陈敏学也就有了接触情报的机会。

1943年,抗日游击队开始接触并争取13岁的陈敏学,想起家中旅店被炸毁,一个弟弟和3岁的妹妹被饿死,舅舅在文锦渡海关因为不情愿给日本人鞠躬,遭到日军用枪托暴打,最后肝胆破裂而死。想起这些事情,陈敏学最后答应了抗日游击队的要求,并从此成为后来东江纵队的情报员。

深圳市东纵边纵研究会会长蔡伟强表示,年幼的陈敏学记忆力非常好,他借助“铃木三郎”的身份优势为东江纵队港九大队送出了大量情报,这些情报传递时也只有一、两行字,如“明早到甘坑,一个中队,过布吉”。久而久之,日军便起了疑心,几次声称要清查内鬼,但一直查无实据,因为日军怎么也想不到,走漏风声的竟是身边的小孩“铃木三郎”。

作为翻译到香港接受日军投降

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节节败退,深圳抗日力量不断强大,陈敏学作为东江纵队港九大队情报员一直在日军眼皮底下开展工作,不久,陈敏学再次来到香港,并在香港学习了一段时间英语,很快,陈敏学也学会了英语,此后英语再也没有忘记过。昨日,深圳老战士纪念馆馆长卓振翠也证实了这一点,她说老人英语、日语都很好,发音也很标准。

1945年6月,陈敏学回到深圳,不久他就接到港九大队沙头角中队任务要求他策反沙头角的日军班长桥本、二是摸清镇内敌军的火力分布、暗堡方位、战斗力等情况。

也正是在这里,陈敏学遇到了他从事情报工作以前最难的一件事,他被人带进日军审讯室,在这里他见到被打得皮开肉绽的4个女青年和1名男子,日军要求陈敏学与5名被绑者相互指认抗日分子,稍不如意便会面临重刑。最后,陈敏学还是凭着机智与勇敢救下了其中那名男子。同时,他还在这里看到日军晚上开饭,推算出日军第二天有军事行动,陈敏学把这一敌情报告了沙头角中队。陈敏学和10多名精干的游击队员, 在中队长邓华率领下,抄近路,急行军。在沙头角通往粉岭的必经之路禾坑坳设下埋伏、埋上地雷,成功偷袭了日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不久,驻扎在沙头角和盐田一带的日伪军陆续撤到香港新界。

港九大队沙头角中队在日军撤离后,立即进驻沙头角,并在东和小学举行了入城仪式,当陈敏学挎着驳壳枪随部队出现在沙头角时,大家才知道这名小翻译原来是游击队员。

不久,港九大队派沙头角中队长邓华负责香港新界地区日军的受降工作,邓华带领翻译陈敏学和队员林传、曾九等人全副武装赶到粉岭日军警备队。

站在日军警备队前,陈敏学高声用日语对鬼子说:“我们是东江纵队港九大队代表,奉命前来接受你们投降,请你们长官出来说话。”日军士兵听说是港九大队的人来了,马上鱼贯而出。接着,陈敏学宣读了朱德总司令的命令,要求日军向港九大队缴械投降。日军在受降后向游击队移交了枪支、军服、布匹、蚊帐、药品和粮食大批。

对于这一段经历,后来在广州生活工作的邓华一直记得这名当日语翻译的小鬼,以至几十年以后,邓华在广州家中见到陈敏学时看了他许久,最后激动地说了几个字“真的是你!”

义务宣讲国防教育300余场

不久,港九大队奉命撤离香港,回到东江纵队整编。陈敏学安排在大队部敌工科,负责日本战俘的教育管理工作。1946年6月30日东江纵队北撤后,陈敏学作为东纵复员人员回到深圳,直到1990年在深圳离休。

李建国表示,离休后陈敏学开始他人生的第二春,他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服务工作,先是在罗湖区某居委会任主任,后来成为深圳市东江纵队老战士联谊会常务理事;港九大队联谊会理事,组织很多抗战老兵一起向社会讲述战斗往事。

记者曾在多个场合见过陈敏学老人,老人喜欢对年青人讲述了当年在深圳发生的战斗往事,讲话时,陈敏学老人很大声,生怕下面的学生听不清楚,而在军营里见到了战士,老人也不忘记和战士们互动,有时候带队干部请老人发口令,老人也会高声、标准地一个个发出口令,战士随着老人的口令整齐划一地完成相应动作,老人自己也是站得毕挺,完全不象一个八旬老人的样子。

时任宝安区委常委、武装部长的李金宇常请老人到国防教育部门参加活动,李金宇回忆说,老人10年前就患有癌症,但老人一直坚持不向外人讲,每次活动一站就是两个小时,就是累得便血也不吭一声,同为军人,他为老人身上那份军人的作风和对国防教育长久的努力深深折服。

2005年,老人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并作为深圳港九大队老战士代表,受香港政府邀请,出席香港纪念抗日战争60周年活动。昨日,记者在老人家中见到这枚纪念章,老伴陈佩玉把纪念章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擦了一遍又一遍,并告诉记者,这是老伴生前最喜欢的一枚纪念章,虽然他不在了,但这枚纪念章会永远留给后代。

编辑 曹亮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