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尔卡:索雷阿(外4首)

2020-08-02 09:48   新九叶  

  

费·加·洛尔卡

村庄[1]

在光秃的山上

一个十字架

水儿多么清亮

橄榄树已有数百龄

小巷子里的

是蒙面的人

塔楼之上

风向标在旋转

永恒地

旋转

噢,迷失的村庄

在哭泣的安达卢西亚

[1]每毎谈到安达卢西亚,洛尔卡总会不停地使用一些东西,如橄榄树、塔楼和风向标,这些东西犹如他的谚语。

索雷阿[1]

她想着世界太小

而心灵无边无际

她身穿黑色披风

她身穿黑色披风

想叹息多么温柔

却与呼号一同消失

在风的流水之中

她的阳台正在开放

黎明正在注入

整个天空

哎呀呀呀!

她身穿黑色披风

[1]索雷阿舞曲(La Soleá)是西班牙弗拉门戈最基本的舞曲之一,通常表现孤独与失落等内容。

(墨西哥插画师Gabriel Pacheco为洛尔卡诗集所作的插画,下同)

黎明

可是正如爱情

弓箭手都已盲目

在绿色的夜晚之上

箭矢[1]

留下了百合

灼热的痕迹

月船的龙骨

已击碎金色的云彩

而箭囊

装满了露珠

哎!可是正如爱情

弓箭手们

多么盲目

[1]箭矢(西班牙语saeta,拉丁文sagitta)同时也是一种西班牙宗教性质民谣的名称(又译为萨埃塔),为圣周期间常见的歌谣,一般由一个人独唱。

舞蹈

——在佩特内拉的菜园里

菜园的夜晚

六个吉普赛女郎

身穿白衣

在舞蹈

菜园的夜晚

她们头戴

纸的玫瑰

和素馨花冠

菜园的夜晚

她们牙齿像贝壳

书写着

焦黑的影子

菜园的夜晚

她们的影子在伸展

直到抵达

深紫的天空

哀歌

——致米盖尔 贝尼特斯[1]

在黑色的天空之上

黄色的闪电如蛇

我带着眼睛来到世间

却盲目着离去

痛苦无边的主啊

然后

一支巨烛一块头巾

散落在地

我曾想抵达

善人抵达的地方

而我已经抵达,天啊

可是那之后

一支巨烛一块头巾

散落在地

黄色的柠檬

贩卖柠檬的人

请将柠檬

扔向风中

因为那之后……你知道

之后

一支巨烛一块头巾

散落在地

在黑色的天空之上

黄色的闪电如蛇

[1]米盖尔 贝尼特斯(Miguel Benítez Inglott):大加纳利岛拉斯帕尔玛斯人,律师、音乐家、作曲家,洛尔卡的朋友,曾为洛尔卡的许多作品配乐。

诗歌译自洛尔卡的《洪多谣曲之诗》(Cante Jondo,前人多译为《深歌集》) 黄康益  译

【作家简介】

费德里科 加西亚 洛尔卡(1898 - 1936),二十世纪西班牙最著名和最有影响的诗人、剧作家。

1914到1917年,洛尔卡在格拉纳达大学学习哲学和文学以及法律,期间经常参加当地叫“小角落”(ElRinconcillo)的艺术沙龙。在这个格拉纳达艺术家聚会的地方,他遇到了现代西班牙最负盛名的大作曲家法雅,两人后来由于对洪多谣曲的爱好成为挚友,并与1922年共同组织了西班牙历史上首次洪多谣曲艺术节。1916年至1917年间,洛尔卡多次与同学一起到西班牙各地旅行,并认识了著名诗人安东尼奥 马查多。1919年,洛尔卡搬到马德里,住进了当时被认为是文化和艺术温床的学生公寓,并在那里结识了无数作家和知识分子。

1928年,洛尔卡与一批来自格拉纳达的知识分子共同创立了《雄鸡》杂志,虽然只发行了两期,却因发表了包括萨尔瓦多 达利签名的《加泰罗尼亚反艺术宣言》而在艺术界引起轰动。1929年,他前往纽约和古巴。两年后,他创立了拉巴拉卡大学剧团。1936年内战爆发后,洛尔卡返回家乡格拉纳达,最终在那里因为自由主义思想被逮捕和枪杀。

洛尔卡的作品包括诗歌和戏剧,后期则更多地转向戏剧,他不仅参与创作,还参与舞台设计和排练。受安东尼奥 马查多、鲁本 达里奥和萨尔瓦多 鲁埃达的影响,他早期的诗歌颇具现代主义色彩,后期的作品则在传统的基础上,表现出现代主义与先锋主义的结合。

洛尔卡戏剧作品中,常常采用抒情、神话和象征主义表现手法,同时引入流行歌曲、古典式的夸张或木偶戏等形式。在他的戏剧中,视觉和语言同等重要,而戏剧性则更占主导地位。

目前,洛尔卡是有史以来读者最多的西班牙诗人。

此处所选诗歌译自洛尔卡的《洪多谣曲之诗》(Cante Jondo,前人多译为《深歌集》)。

洪多谣曲(Cante Jondo)是安达卢西亚地区弗拉门戈歌谣的原始形式,后来由此派生出了舞蹈和音乐等其他形式。这种歌谣可能起源于古老的吉普赛音乐,或由吉普赛人从阿拉伯语或希伯来语旋律中带到西班牙南部。关于Cante Jondo这一称呼的由来,并无确切考证。虽然没有人怀疑Cante(歌谣、谣曲)源于拉丁语,但对Jondo一词的起源却有不同的说法,其中广为人接受的是因洪多谣曲中表现的深沉忧郁情感,该词应源于Hondo(深沉之意)一词。此外,直至十五世纪,因古西班牙语里的H都一直发J音,使得这种假设似乎更为合理。然而,以色列犹太作家、弗拉门戈研究学者梅迪纳 阿萨拉(MedinaAzara)则认为,洪多谣曲的音乐与犹太古宗教音乐惊人地相似,因此他深信Jondo一词应来源于希伯来语中的Jom Tov(意为“喜日”和“节日”)。这种假设也不无道理。

关于这一点,洛尔卡本人则在1922年2月19日的演讲中说:“教会的礼拜赞歌、阿拉伯撒拉逊人的入侵以及大量的吉普赛乐队的到来,最终促成了洪多谣曲的成型”。

接着,洛尔卡进一步强调:“洪多谣曲也不是纯粹的吉普赛民谣。欧洲和伊比利亚半岛其他地区也有吉普赛人,但只有安达卢西亚的吉普赛人才发展了这种歌谣。由于在吉普赛人到来之前就已经存在,所以说这完全是安达卢西亚的谣曲”。

《洪多谣曲之诗》创作于1921–1924年之间,1931年首次由尤利西斯(Ediciones Ulises)出版社出版。

编辑 陈冬云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