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要“心向上脚向下” 著名作家章以武谈时代与文学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良龙 见习记者 陈行 2021-11-26 10:09  

  

章以武

“文学创作要有爱的眼睛、聪明脑袋和‘笨功夫’。”日前,著名作家章以武做客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的珠江人文讲坛时说。这是他继1985年谈《雅马哈鱼档》创作后第二次回母校开讲。“从19岁到84岁,我发表了300多万字,另外,没发表的也还有300多万字。”在题为“心向上,脚向下——与文学爱好者谈文学创作”的讲座中,章以武侃侃而谈。年至耄耋的他,依然精神矍铄、文思敏捷。明年春暖花开时,他的散文集新著《风一样开阔的男人》将与读者见面。

由章以武编剧的电影作品《雅马哈鱼档》,1985年参加第35届柏林电影节展映,成为广东改革开放“活名片”。图为电影剧照。

文学创作要有爱的眼睛、聪明脑袋和“笨功夫”

章以武是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原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州市作家协会主席,获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广州市文联成立70周年突出贡献文艺家等荣誉。作为文学创作的“多面手”,除却出版长篇小说《南国有佳人》、中短篇小说集《应召女郎之泪》以及《当代岭南文化名家章以武》(小说卷)《章以武自选集》之外,他还为多部优秀电影、电视连续剧、话剧担当编剧,代表作有电影《雅马哈鱼档》《爱的结构》《从初一到初三》、电视连续剧《情暖珠江》《南国有佳人》《心天一角》《风流大学生》、五幕话剧《三姐妹》等。其电影文学剧本《雅马哈鱼档》获1985年文化部优秀电影二等奖,中短篇小说集《朱砂痣》获评2020书香羊城十大好书。

笔耕不辍65载,章以武始终相信,令读者喜闻乐见的作品,必须葆有生活的烟火气,而搞文学创作的人,首先当有一对爱的眼睛。“社会五光十色,可写的东西太多,要做生活的有心人,去发现平凡生活中的大美、闪光与变化,不能冷漠、无动于衷、不以为然。作家应是性情中人,春江水暖鸭先知,莫把沉香当烂柴。”

文学创作的具体过程,在章以武看来,是一个人的“上天入地”、一个人的“奥林匹克”和一个人的“张灯结彩”。他解释,“上天入地”指文学作品都是写作者一个人在书房里,充分让自己头脑中的各种信息碰撞、组合、发酵,再以想象力的翅膀勾勒出一番天地;“奥林匹克”指写作者也要和竞技运动员一样,秉承坚定的长线心态,向远大目标不断勇往直前;“张灯结彩”则指写作者对自己的创作要有信心,能够欣赏自己的作品,才有写出伟大作品的底气。“只要自己心里有阳光,才能用文字温暖别人。”这也是他自身经验的高度概括。

“文学创作并非易事,年轻人对之要有敬畏心。”聪明脑袋加上持之以恒的“笨功夫”,是章以武文学创作生涯的诀窍。他认为,一切文学创作的背后,都有一项巨大却具体的工程,即“脚下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有多少真情”,也就是“心向上,脚向下”。

经典力作《雅马哈鱼档》紧扣时代气象

“心向上”与“脚向下”,是章以武文学创作的两大锚点。“心向上”可以理解为把握时代的主题和脉搏,“脚向下”则代表切身感受所处社会生活的多彩纷呈,这两者都要“咬紧人物与细节”。“文学并不神秘。一部好作品要有鲜活细节,要在矛盾纠结中写人,咬紧人与人的关系。”章以武说道。

仅1500字的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是章以武最满意的作品之一。“我创作了这么多年,写了这么多字,却从未写过自己心中伟大的母亲,也不知道从何写起。”直到2018年夏夜,章以武收到一位朋友的消息,告诉他自己正在吃一碗母亲托人自重庆带到杭州的重庆小面,泪流满面。章以武随即回忆起母亲为自己蒸的臭豆腐,三小时内成文。“‘臭豆腐’看哭了许多读者。写文章首先要有真情实感,写自己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事情。”

章以武虽生于浙江,文学创作却和广东紧密相连。“我在广东成长,作品也应该为广东服务。我始终感谢珠三角这片养育我的热土。”他的电影作品《雅马哈鱼档》,1985年走出国门,参加第35届柏林电影节展映,成为广东改革开放“活名片”。电影改编自章以武1983年所著同名小说,描绘在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广东,青年们成为自力更生个体户,劳动致富,民营经济市场一片繁荣。雅马哈摩托车、港台流行音乐、浓郁“广味”市井情……缤纷鲜活的笔触真实源于街头巷尾,吸引许多人响应时代号召纷纷投身广东前沿。改革开放的精神也借由作品传向大江南北。

章以武介绍,彼时北方仍于“伤痕文学”中寻根,而广东文学已紧紧锚定改革开放新气象。他敏锐捕捉到这一富有深意的时代况味,以原汁原味的“鱼鲜”寄寓广东人的草根精神,而老百姓能吃到生猛鱼鲜,日子愈发有滋有味,也是政策利好落实到千家万户的表现。“当时给我很大触动,就想记录这种时代的变化。”章以武说道。

广东文坛有温暖的创作氛围

“之所以能够写点东西,跟广东文坛大环境是有关系的。这对一个作家的成长太重要了。”对于章以武而言,广东文坛有着温暖的创作氛围,广东文学近年来也呈现良好发展态势。同时他认为,“深圳的文学作品在粤港澳地区是首屈一指的”。

章以武认为,写作者不仅要对现实生活付诸关爱,从中打捞和积累故事细节,也要与时俱进,直面生活变迁,把文章写在大时代节点上。着眼于当下大湾区广阔的文化视角,就要真正深入去发现、体验、感悟人的生存状态和价值观衍化,也要对大时代的脉搏跳动与历史巨变保持敏感。章以武的敏感中亦饱含专注,“宁可要夜明珠一颗,不要土豆十担。一生中有一部好作品留下便足够了”。

作为讲坛主持人的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凌逾教授说:“当年《雅马哈鱼档》是非常轰动的作品,第一个反映改革开放之后个体户在广州的情况。至今都是广东文学史上重要的、有开创性的作品。”在她眼中,从广东走出的章以武能够在全国范围内获得口碑,是因其以短平快见长的作品不但有热辣鲜香的“镬气”,也稳稳抓住时代的触点、要点和痛点。她希望致力于文学创作的当代青年,能努力挖掘、积极阐述,传承好前辈“头啖汤”的闪光精神。

编辑 秦天 审读 吴剑林 审核 张雪松 李林夕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