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深圳 首选读特
打开

前海·笔下有情 | 花开皆有时

2019-07-12 09:01   ©原创   章铜胜

  

二十四番花信风,是花开的守信守时。花开可以为信,花开也一定有时。印象中,我所熟悉的每一朵花,早早晚晚地都开了。那些开了的花,我不一定都看到了,也不一定很在意它们,但我知道它们开过了,也谢了。

孩提时代,夏日的午后,奶奶把家里的木澡盆放在屋后的院子里,打大半盆水放在太阳下晒。傍晚时分,水已经晒得温热,我就在那个大澡盆里洗澡,边洗边玩水。洗好澡,奶奶将那盆水倒在了院墙边的洗澡花下,我看见院墙边开满了紫红的洗澡花,好喜欢。洗澡花仿佛是和我约好了似的,我洗好澡,洗澡花就开了。我问奶奶其中的缘由,奶奶愣了愣,也说不清楚。有时,我贪玩赖澡。奶奶会说,洗澡花都快开了,你还不洗澡吗。我看看院墙边的洗澡花,想了想,便乖乖地爬进澡盆里,我要和院墙边的洗澡花一样守时、听话。

家乡在沿江江南的水乡,最熟悉的要数荷花了。到了夏天,村东的小河里、荷叶塘里,还有更远处的大湖里,长满了荷叶,开满了荷花。“荷花是在露水窠里开的。”这是爷爷跟我说的一句话。我知道荷花是在清晨开的,但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将露水窠当成是荷花的家,还说得那样亲切自然。大概是清晨清亮的露水催开了那些荷花吧。

看荷花,最好的时间是清晨,太阳初升露水未散的时候,此时的荷花盛开,最是娇艳。到了中午,或是天气阴了下来,那些荷花就要悄悄地闭上了。一朵花,开了,盼你来看它,你若不来,它便恼了,复又闭合如含苞,它还在那一方池塘里等你吗?一朵荷花,在开开合合间,它能等你多久?

年幼时,不懂得欣赏一朵荷花的好,只觉得荷花清香而好看,只想去荷摘里折一柄荷叶一把荷花,然后头戴一柄荷叶帽,肩背一把红荷花,乐悠悠地回家。再到荷塘边,人已中年,在荷塘边,唯有驻足观望,常会在阵阵荷香里想起以往,想起村东满湖的荷叶荷花。

清晨,岸上的木槿和湖里的睡莲开了,不知道谁先谁后。谁先谁后并没有什么关系,晨光里,它们各自盛开,各自美好,我们又何须在意它们开放的先后呢。浮在水面的那朵睡莲,静若处子,仿佛清浅光阴里的一束光,照亮了每一个看它的人。晨风里的木槿,在轻风中舒展,薄而艳的花瓣轻轻颤动,轻柔而又温静,它仿佛并不在意你的目光,它只在意自己的开放。一朵花,静静地只为自己开放,多好啊。傍晚,睡莲睡了,木槿谢了。睡莲在清晨醒来时,木槿又开了,一朵又一朵,在晨光里,它们守时守约,如新如簇。

昙花是最有性格的花,它只在傍晚到凌晨的时候开放,花期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很多的花都是盛开着等你来的,只有昙花,需要你耐心地等着它,等着它慢慢地开放,旋又迅速地凋谢。见过昙花开的人,是有花缘的。我只见过一次昙花开,大概我的花缘也只能算是浅薄吧。

那年初秋,晚饭过后,学校的广播响起,传出我们盆景老师的声音,他兴奋地告诉我们,学校花房里有昙花开了。我第一次知道学校里有这么多爱花的人,他们紧急集合在一株昙花前,看它惊鸿照影翩若仙子般地盛开。

马齿苋是我最讨厌的东西。彼时的夏日,我常要蹲在菜畦边,拔菜畦上长出来的马齿苋,菜畦上的马齿苋是永远也拔不完的。早晨,菜畦上的马齿苋是一丛丛的,到了中午,你看见它们开花了,开小小的黄花,我差一点被它们逗乐了。想起我在后院用瓦盆养的太阳花,平时不用管它,到了夏天的中午,太阳花就会开出红的黄的花来,如马齿苋般顽强。

听说晚上开花的剪秋罗,在花谢了以后,闻上去仍是香香的。一朵花谢了,它的香气还在,它的精气神儿还没散,剪秋罗也是一朵顽强的花儿。

想想,人大概也是时光里的一朵花吧。

编辑 陈冬云

点击右上角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