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众历史影像馆展出摄影家刘博智50年400余件作品

2020-09-15 10:24   ©原创   读特记者 尹春芳

  

国际化都市深圳与古老的敦煌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一场讲座带你走进这个话题。日前,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与越众历史影像馆馆长、“移民——刘博智华人流散文化影像展”策展人黄丽平在越众历史影像馆展厅现场举办一场以“相×相”为题的对话。这场对话围绕两个机构以及两种不同的艺术形态之间的共通点,探讨了城市与人的变迁等问题。

越众历史影像馆策展团队对摄影家刘博智50年来的影像成果首次全面梳理,精选出400余件作品。此次展览主要分为两部分展出,一部分是以视觉优先的“人像”作品,一部分是以记录优先的“人文”故事,分别按流散的不同地域分为南美(古巴为主)、北美、东南亚与本土中国对比展出。既有历史与空间的宏阔性,又讲述了个体生命故事,展览除了摄影艺术价值之外,也为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其他学科的研究,补充了一些影像资料。

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在讲座现场。

黄丽平首先阐述了这场展览的策展缘由。她表示,“移民”并非仅仅指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也包括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到自己家乡或出生地以外的地方工作、生活,都属于“移民”。而深圳本身是一个移民城市,所以策展时选定这个题材,认为深圳的人会比其他城市的人更好理解这个主题。每个前来观展的人,也能体会到展览影像中那些当年只身去异国他乡的人的情怀和心情。

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是深圳的老朋友了,他多次来到深圳,对深圳非常了解。他表示,每次到深圳总是感觉亲切。“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敦煌是古代的交通要道,是中国和外国交流的地方,深圳是现在的交通要道。”

赵声良提到,深圳和古代的敦煌十分相似,地处文化艺术交流要道,不仅是文化艺术的实验室,也能使多元文化交流互鉴,互相包容。“深圳就是古代的敦煌,古代的敦煌就相当于现在的深圳一样。”

看过此次刘博智的展览之后,赵声良也有颇多感触。他对观众说:“刘博智用他的摄影机,用他的照片反映出一个时代的变迁。从这次展览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一个非常丰富的世界,这是我特别震撼的。不是一幅或者两幅,当我们看到这么多丰富的内容时,会感到摄影家自己对社会的认识,以及对社会的一种担当。”

在没有摄影的古代要留下人像还是要依靠画家,在敦煌壁画中有大量的人像作品给我们留下了那个时代的众生相。

赵声良在现场为观众带来图文并茂的敦煌人物画的解读。在他看来,这些人物画像不仅为我们当今研究历史提供了史料佐证,还具有丰富的艺术文化内涵。敦煌壁画的珍贵之处也恰恰在于它包容万象,将过去不同时代、不同身份的人物记录留存下来,比如通过记录唐朝生活的珍贵的壁画,我们可以发现,除了大家已经熟知的经济空前繁荣,唐朝的音乐文化已经很发达。通过一些仕女画像的装扮,我们也可以从中了解唐朝的贵族家庭的服装、装饰,还能了解到唐朝的纺织服装发展的历史。

整场活动气氛热烈,在对话结束后,不少观众围绕敦煌提出了不少问题,赵声良一一细心解答。他从艺术的角度分析,敦煌的艺术价值非常巨大。从北魏开始,敦煌石窟经历了1000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艺术史系统。

编辑 刘春雨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