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广交会,跨境电商再跨步

广州日报   2021-10-17 07:02  

  

从事跨境电商工作已有5年的老谭,这两天在广交会满场跑招揽客户,15日那天他的步数定格在“28386”。老谭供职的美设国际物流集团涉足跨境电商业务已有9年,老谭算是这个行业里的“前辈”,他眼见跨境电商在国内从无到有,到现在已势头初起。“虽然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但市场也确实更大更规范了。”可以预见,老谭未来会更忙碌,因为外贸新业态的发展将有更强劲的支撑。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130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暨珠江国际贸易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提出:“加快推动外贸创新发展,年底前增设一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在广东等地实现全省覆盖。加快发展海外仓等新业态,推动建设海外智慧物流平台。”

广交会选择此时向跨境电商等新业态企业开放,绝非偶然。目前,广州乃至广东的跨境电商的规模和数量在全国处于绝对领跑地位,但新业态企业仍需一个台阶来实现质的飞跃——如广交会一般的高规格展会来得正当其时;另一方面,与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关系紧密的外贸新业态企业,也正成为广交会转型发展的助推器之一。


广交会展馆内,境外采购商汇聚。

全球产业链冲击重组“引爆”跨境电商

疫情给全球产业链带来巨大冲击,但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那就是线上消费、电子商务在海外市场的迅速普及,从而带动了我国跨境电商的发展……

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发布,提出了跨境电商、市场采购、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保税维修、离岸贸易、海外仓等六大外贸新业态。很多外贸服务企业都是第一次把他们的跨境电商业务在广交会上“秀”出来。

广东省跨境电商协会会长林保告诉记者,“如果说传统的外贸模式是工厂、制造商和海外进口商‘点对点’交易,跨境电商则是通过平台和全球无数消费者‘面到面’线上交易。”林保解释,“通过跨境电商,减少了海外进口商和批发商等中间环节,是中国企业品牌出海的最佳赛道之一。”

“跨境电商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而是一个网络,各方参与者都可以在这个网络中发现商机、平等交易,尤其适合中小企业‘出海’。”中山大学区域开放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毛艳华如此形容跨境电商。毛艳华认为,疫情给全球产业链带来巨大冲击,但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那就是线上消费、电子商务在海外市场的迅速普及,从而带动了我国跨境电商的发展,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成了“疫情条件下推动扩大对外贸易、深化贸易合作的机遇”。

在专家看来,外贸新业态的爆发,不仅是海外疫情不确定因素下的一个“副产品”,也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不少先知先觉的企业早已在这个行业布局。迅易达是深圳华展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旗下的海外仓服务商,此前的主要市场一直在美国,近两年来还开发了菲律宾等东南亚市场。公司工作人员卜磊告诉记者,公司在菲律宾的跨境电商物流业务在今年9月后有爆发式增长,“有一位客户,原来每周的发货量只有5立方米货柜,最近一段时间却上升到30立方米以上,最多的时候一个星期就发出去70立方米。”卜磊说,本次参加广交会的客流数量和质量已经超出了其预期,展示效果还不错。“我发现,这次广交会,很多境外采购商都跟我们提起了‘双11’‘双12’,因为跨境电商企业们把这些营销活动的经验都带出去了。”

卜磊的新见闻从一个侧面,说明我国电商产业在海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长帆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从两年前开始涉足跨境电商物流,原来就在跨境物流服务方面有一定行业经验积累的长帆公司对新业态发展颇有信心,“过去两年间,跨境电商业务占公司业务的比例从0上升到5%,我们的目标是三年之内让这个比例上升到30%。”长帆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经理刘桂芳说,“通过前两年的投资和摸索,公司在跨境电商物流方面已经找到合适自己的细分市场。”

跨境电商拥抱广交会正当其时

广东跨境电商进出口额从2016年的228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108亿元,年均增长69%。近两年来,广东跨境电商业务实现强劲增长。

一家名为“希音”的快时尚公司最近声名鹊起,其去年的营业额高达700亿元,而今年上半年销售额更突破1000亿元,号称能让“海外姐姐妹妹们买上瘾”。但并不为太多人知晓的是,这家神奇的公司总部位于广州番禺南村。“希音”成功的背后,当然离不开广州强大的服装供应链,但更离不开良好的跨境电商商业环境。

像希音这样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的服装企业在广州还有很多:斯达领科、心潮无限、全速全量、澳鹏、细刻……广东省服装行业协会会长如数家珍。“还有大量外地电商公司,以广州作为供应链源头,利用广州服装的优势,迅速发展壮大海外市场。”广东省服装行业协会负责人如是说。

广州和大湾区一贯领风气之先,在外贸新业态方面更是当仁不让——先后成为国家首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以及全国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在广东省的首个试点城市,外贸新业态在此高度聚集。数据显示,广东跨境电商进出口额从2016年的228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108亿元,年均增长69%。近两年来,广东跨境电商业务实现强劲增长。今年1至7月份,广东省跨境电商进出口交易额达1176.6亿元(含快递包裹),同比增长31.3%。据广州海关统计,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口岸是全国最大的跨境电商直购进口业务口岸之一。今年1月,白云机场口岸跨境电商进出口票数分别同比增长75.3%和115.5%,达到约79.5万票和约1613.1万票。

骄人数字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广州在打造跨境电商营商环境上的制度创新。广州南沙2019年就率先推出全国首个跨境电商商品溯源体系,今年更是在全国首次发布RCEP跨境电商专项配套政策。另外,广州海关也推出了许多优化海外仓备案流程,例如“一地备案、全国通用”、创新跨境电商出口退货监管新模式、提供跨境电商个人额度自动化前置审核等,这些公共服务的创新,解决“退货难”等一些长期以来困扰卖家的问题。业内公认,广州打造了全国功能最齐全的跨境电商服务环境,跨境电商发展已有了“广州模式”。

以是观之,广交会向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企业开放,既为应有之义,也正当其时。

圣贸通是广州众多外贸新业态企业之一,他们作为广东省内第一批开展市场采购贸易服务的企业,从2017年成立至今,业务量随广州乃至大湾区的贸易发展水涨船高。“平台每年的业务量都会翻一番”。圣贸通堪称“凶猛”的势头恰恰反映了本地专业批发市场中小企业对外贸转型的渴求。

“对于传统批发行业的中小商户,以往在商品出口往往遇到最大的难题是收结汇。”圣贸通外贸总监庄小姐对记者说。在市场采购贸易新业态下,这些专业市场中的传统中小商户可以更放心、大胆地“走出去”,顺利地打开海外市场。本届广交会,圣贸通将会组织客户,并和他们一起参与,计划搭建一个私域外贸信息流通“窗口”,让“市场采购”企业能获取最新的外贸资讯,精准把握每个外贸订单的机会,同时为外贸企业提供快速通关、便捷运输、合法收结汇等一站式外贸综合服务。

广东省服装行业协会负责人表示,广交会聚集了全球各地批发商,随着传统大宗贸易订单碎片化,海外贸易客户的需求也逐步转变。参加广交会,可以让企业方便、快速地对接海外客户,还可以采用大宗贸易,全球一键分销,海外仓直发业务等多种灵活方式,快速达成新合作意向。

林保对此也深有体会,国内企业通过跨境电商平台直接面对海外消费者,能掌握更多海外市场的数据,得以更好地制定自身经营计划。“而广交会恰恰就是跨境电商企业与海外客户很好的沟通桥梁。”

参展商和采购商“一箭双雕”

在中小企业跨境电商产品和品牌“出海”的过程中,平台支持作用至关重要,而沃尔玛、苏宁易购等大型采购商,恰恰就是本届广交会邀请的重点之一。

毛艳华认为,广交会对部分中小企业堪称“生命线”,甚至有多达50%~60%的订单都是通过广交会实现的。广交会向跨境电商企业开放,将帮助他们开拓海外市场、加入全球分工体系、参与技术分享等方面都有重要意义。在中小企业跨境电商产品和品牌“出海”的过程中,平台支持作用至关重要,而沃尔玛、苏宁易购等大型采购商,恰恰就是本届广交会邀请的重点之一。

欧捷科技有限公司是广州一家主营成年女性服装的企业,他们主要在沃尔玛平台上经营全球电商店铺。今年6月,欧捷科技参加了平台方组织的一次泳衣促销活动,结果有2-3款产品日销增长20倍。活动结束后,每日销量也稳定维持在活动前的8-10倍。对于这个成绩,总经理刘学文喜上眉梢:“这主要归功于我们跟沃尔玛一起对消费群体和产品进行了精准定位,并根据用户体形多方面对产品尺寸进行改动;另外还对关键词广告进行了优化。”平台方还提供了一定的物流服务,确保货物尽早到达美西、美东、美南等不同的指定仓位,调动货物更快捷。

另一方面,跨境电商企业也可以“采购商”的身份出现,“广交会其实也是全国各地优质产品的集中地,很多产品能完全满足欧盟、美国的质量标准。”林保说。跨境电商平台可以在这里挑选出可供“上架”的合宜产品。

跨境电商供应链体系很长,在支付、物流、海外仓、海外引流、选品工具、运营人才等很多环节都需要依靠专业的服务商,其与传统贸易的差别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大得多。那么,传统的贸易企业能不能转型做跨境电商?怎样可以把整个产业链串起来呢?广交会这样的优质贸易对接平台就是很好的试金石。“宣传、引导和规范”,林保对本届广交会进一步推动传统产业转型、跨境电商升级有着很高的期待。“因为跨境电商和一般贸易区别很大,前者可以适应个性化、数字化、快速度的订单,可以称为‘柔性制造’。”林保说。毛艳华对此也有同感:“跨境电商作为一个公共平台,可以帮助中小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同时推动产业升级转型。”

新业态“倒逼”外贸产业转型升级

广交会更大的意义在于,帮助企业、参展商打造品牌,未来广交会的作用也不再是单纯的产品展示,而是服务技术合作以及设计的体验。

当广交会正在从过去以商品贸易为主,向商品贸易、服务贸易、数字贸易协同发展转型之时,“迎头”遇上了跨境电商等新业态企业——这些企业与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关系紧密,正堪可成为广交会转型发展的助推器之一。

林保建议,广交会可以在服务贸易,跨境电商方面创设更多创新模式,例如设立服务商专业展,邀请海外服务商一起交流参展,提升服务贸易的比重,并由此延伸到采购、选品、海外营销等精准垂直领域;同时可以增加多种主体论坛,邀请电商平台、国外知名机构、专家和国内相关领域专家进行现场研讨,进一步提升广交会的专业性。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则建议广交会设置专门的跨境B2B和B2C企业专区,并进一步扩大邀请范围,“例如跨境电商周边服务企业也可以参加广交会,这样就可以完善跨境电商综合配套服务,方便跨境供需双方更直接高效对接。”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很多信息很多产品在网上都可以查到了,因此有些产品未必要到展会期间才能看到了。”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王先庆认为,广交会更大的意义在于,帮助企业、参展商打造品牌,未来广交会的作用也不再是单纯的产品展示,而是服务技术合作以及设计的体验。“出口商品的同时也可以出口服务、出口设计。”

大未来:刺激出口,重构外贸新格局

未来,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不仅仅是普通的贸易发展工具,更可能是构建全球外贸新格局乃至推动全球脱贫、推动收入平等方面都有着巨大潜力的一条路径……

看到“广交会将首次向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企业开放”的消息后,万表网CEO肖晓感到非常振奋,“这表明国家对跨境电商的支持和重视,对促进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大有帮助。”万表网是广州市跨境电商协会的副会长单位,肖晓对外贸新业态自然多有关注。“在多种外贸新业态中,我们对保税维修行业的发展最为关注,希望用好政策帮助二手表在全球流通起来。”

事实上,企业、学者和媒体等广交会观察者的一个共同感受是:新业态已经成为我国外贸出口的生力军。数据就很能说明问题:2020年我国跨境电商出口已经达到1.12万亿元,同比增长40.1%;今年前三季度,市场采购模式的出口增长率更达到37.7%,跨境电商出口增长20.1%,全年总规模有望达到1.5万亿元;截至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综试区增至105个,区内企业建设海外仓超2000个,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五年增长近10倍。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增至31个,出口规模六年增长5倍。

企业的业务变化也从侧面印证了上述数字。沃特检验集团的主要业务是为跨境贸易产品在全球的合规准入提供化学测试服务,已经多次参加广交会。在本届的展位上,负责人黎小姐告诉记者,来自传统一般贸易的测试业务量有所下滑,但跨境电商至少部分地补上了这个“坑”。

除了直接刺激外贸出口增长,跨境电商等新业态的爆发,还“无意间”带动了其他行业和企业的迅速增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注意到,跨境电商的迅速发展已经深刻地影响了物流运输行业,“十多年前的对外贸易集装箱船,主力船型是容量8000箱左右的。最近这十年,伴随我国对外贸易的迅猛成长,集装箱船越做越大,两万箱容量的集装箱船已经不罕见了;与此同时,以往‘非主流’的5000箱容量的集装箱船,最近两年却新造了许多。”梅新育告诉记者,“这种小型集装箱船,它的航行速度比大船快,就是适应跨境电商需求而生产制造的。”

未来,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不仅仅是普通的贸易发展工具,更可能是构建全球外贸新格局乃至推动全球脱贫、推动收入平等方面都有着巨大潜力的一条路径。

梅新育认为,跨境电商能帮助全球任何一个偏远角落的企业和消费者突破地理障碍。一个卖家或者买家,即便处于非常偏僻的地方,都可以通过跨境电商“买全球、卖全球”。“通过电商的持续渗透,让很偏僻地方的产品也能接触到全球市场,各地的相关产业、居民收入也都有机会发展起来。”梅新育对此充满期待。

在王先庆看来,新业态的发展与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构建息息相关。“要真正使外循环做起来,就必须实施变革,我们自己要有能力把产品在国外卖出去,充分利用跨境电商、海外仓,乃至我们自己在海外建设的新销售渠道,才是外贸新业态前进的方向。”王先庆说。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钟达文、文静、邓莉、林琳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陈忧子

(原标题《借力广交会,跨境电商再跨步》)

编辑 高原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李林夕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