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主播“打赏”后悔了 钱还能要回来吗?法院判了

广州日报   2021-10-09 13:18  

  

如今,给主播“刷火箭”“送礼物”等行为已稀松平常。那么,问题来了,一时冲动"打赏"后幡然醒悟,能反悔吗?

记者了解到,广州互联网法院就审结了一起类似案例,打赏者要求主播返还各类消费款共计4.9万元。最终,其诉求并未得到法院支持。据悉,该案例近日还入选了中国法院年度案例。


起诉要求返回打赏款

某直播平台是由广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运营的互联网直播平台;小俞(化名)是该平台用户;阿琪(化名)是该平台的直播发布者,在该平台的直播间中进行歌舞等表演。

小俞自2017年2月开始观看阿琪的直播,并陆续向阿琪“打赏”一百次以上,每次金额在0.1元至数千元不等,至2017年4月,小俞在阿琪的直播间消费共计4.9万余元。

2017年3月19日,小俞当天向阿琪“打赏”了较大金额的礼物,成为当天打赏礼物最多的人,被阿琪设置为该直播间的频道管理员,拥有协助阿琪进行直播间管理的权限。

2017年4月7日,小俞与阿琪发生分歧,阿琪取消了小俞的频道管理员权限,小俞认为阿琪的行为违背二者形成的服务合同,构成违约。

后来,小俞以科技公司、阿琪及阿琪所在经纪公司为被告向广州互联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撤销其在阿琪直播间进行礼物消费的合同,各被告退还各类消费款项合计4.9万余元。

法院判决驳回诉求

广州互联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原告小俞的全部诉讼请求。据悉,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目前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法院指出,科技公司是提供网络直播服务的平台,小俞通过科技公司提供的直播平台观看直播、进行充值和“打赏”,直播平台通过用户购买和使用虚拟货币收取服务费,小俞与科技公司之间成立网络服务合同关系。

由于任何浏览该直播平台的人均可观看阿琪直播间的全部直播内容,故观看阿琪的直播表演并不需要支付对价。而小俞观看直播后对阿琪的表演产生满意、赞赏的情绪,并进而向阿琪以“打赏”的方式赠与金钱,在“打赏”的同时并没有对阿琪设定义务,故小俞与阿琪间形成的是赠与合同关系。

同时,在直播平台中,频道管理员是一种管理身份,据以行使的是一定的管理权限,故阿琪向小俞授予频道管理员身份,二者间因此形成委托合同法律关系。

至于小俞是否有权要求直播平台及阿琪退回消费款项?法院指出,由于小俞与阿琪之间的“打赏行为”构成赠与合同关系,阿琪向小俞授予频道管理员身份构成委托合同法律关系,二者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两个合同的权利义务之间没有对应的关系,小俞不能因其被阿琪撤销频道管理员身份而要求撤销该赠与合同。且双方当事人订立该合同时并不存在重大误解、显示公平、欺诈、胁迫等法定合同撤销事由,故小俞无权请求法院撤销其与阿琪间成立的赠与合同。

另外,委托关系成立后,委托合同双方均享有任意解除权。小俞与阿琪间系无偿委托关系,阿琪行使任意解除权而取消小俞的频道管理员身份,并未对小俞造成损失,故阿琪不需向小俞赔偿损失。

因此,对于小俞基于撤销合同而要求各被告退还消费款项或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小俞无权要求直播平台及阿琪退回消费款项。

法官说法:"打赏"注意保留相关证据

经办法官指出,作为用户,在使用直播平台的过程中应当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宜冲动“打赏”,同时也要增强证据意识,特别是在可能与平台、直播发布者之间成立服务合同等双务合同的情况下应注意保留相关证据,避免可能的举证困难。

直播平台、直播发布者应采用包括技术、合同在内的各种手段加强管理和自律,尤其是直播平台作为网络直播的组织者和直接监管者,应保持和增强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不断加强识别和制止平台内违法行为的能力,在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中不能踩踏法律的红线。

有关行政机关等管理部门应持续改进监管,对各类新型网络服务及时予以规范,对各类违法行为及时予以惩戒。

实际上,“打赏”的互动模式不仅存在于网络直播中,也广泛存在于各类互联网应用中。明确“打赏”在一般情况下的赠与合同性质,有利于明确互联网经济中各方的权利义务,平衡各方的利益,鼓励劳动和创新,促进互联网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通讯员:郑育婷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通讯员:郑育婷

(原标题《给主播“打赏”后悔了 钱还能要回来吗?法院判了》)

编辑 高原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郑蔚珩 李林夕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