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吉鸟健身”凉了?健身行业是否又将迎来新洗牌?

广州日报   2021-09-12 16:42  

  

“‘金吉鸟’彻底‘凉凉’了?” 日前,一篇《济南一知名连锁健身房突然关门!全国多家门店已闭店》的新闻报道,令“金吉鸟”健身又重入公众视野。自去年起,“金吉鸟”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健身教练讨薪不成的消息已在圈内流传,广州多家“金吉鸟”门店的会员四散到其他健身房。9月12日,记者了解到,广州7家“金吉鸟”门店或已全部暂停营业,10家“金吉鸟”相关的广州企业,5家经营异常,2家已被注销。广州的健身房中是否有生存岌岌可危的健身房?行业是否又将迎来新的洗牌?

广州7家金吉鸟门店均已暂停营业

记者在大众点评App输入“金吉鸟”,查到7个结果,其中5家店显示“暂停营业”。记者随后致电未显示暂停营业的“金吉鸟健身”(东方文德店),但电话已暂停服务;而珠江新城“金吉鸟健身游泳”会所的电话已停机。

“凡是业内人士都知道‘金吉鸟’早就不行了。”一名健身教练告诉记者,去年开始,“金吉鸟健身”就把一些会员的课卖给他所在的健身房,教练上课的固定提成是60元/节课,“估计中间赚了几十元/节的差价后把钱分了。”因为他嫌提成太低了,没有接受,但同健身房的其他教练有的接受了。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金吉鸟”的困境并不仅仅是去年开始的。事实上,自2019年下半年,“金吉鸟”就出现不对健身教练发放工资的情况。其后,一条“‘金吉鸟’拖欠工资”的视频在抖音被大量点击、转发。

10家广州公司2家注销5家经营异常

“金吉鸟”曾经是中国的知名健身企业。据报道,“金吉鸟”健身2005年发端于江苏南京,2015至2016年期间陆续布局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2017年是“金吉鸟”快速发展的一年,分别进入杭州、天津、长沙、武汉等城市,新开门店达80家,面积规模皆在2000至3000平方米。近年来还成立了“金吉鸟大学”,除了负责公司员工内训,还对外输出教练培训。

记者在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搜索“广州金吉鸟”,查得10个经营者为“周荣”的结果。广州健身圈的经营者都知道,周荣是“金吉鸟”的老板。周荣有一个庞大的“健身王国”,“爱企查“上对于他的个人简介为“周荣,担任上海金吉鸟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福奥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上海金腾健身服务有限公司等法定代表人, 担任上海金吉鸟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天津金吉鸟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福奥健身服务有限公司等股东, 担任上海金吉鸟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南京金吉鸟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天津金吉鸟健身服务有限公司等高管。”然而,上述的10个结果中,2家公司已注销,5家经营异常。

公司

注册时间

注册资本

现状

金吉鸟(广州)康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2017年08月01日

200万元

开业

广州越秀区金吉鸟健身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2017-08-03

50万元

开业/经营异常

广州天河区金积鸟健身中心有限责任公司

2017-09-18

50万元

开业

金吉鸟(广州)康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第二分公司

2018-06-13

无显示

开业/经营异常

金吉鸟(广州)康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第三分公司

2018-07-19

无显示

开业/经营异常

金吉鸟(广州)康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第四分公司

2018-10-15

无显示

开业/经营异常

广州市天河区员村金吉鸟健身中心

2016-09-28

无显示

开业

广州市天河区天园金吉鸟健身中心

2016-09-28

无显示

注销

金吉鸟(广州)康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第一分公司

2017-10-23

无显示

开业/经营异常

广州市天河区科技金积鸟健身中心

2016-08-08

无显示

注销

业内分析:健身企业坚守本土发展更乐观

“金吉鸟”倒下,是传统健身房的经营模式不再适应市场,还是自身经营有问题?

许多消费者把“金吉鸟”引发的问题聚焦在预付模式上。“表面上看,“金吉鸟”的问题并不是传统健身房的预付模式存在弊病。”一名业内人士分析道,主要是健身房快速扩张,堆积高负债,一旦现金流断裂,就容易起连锁反应,导致企业倒闭,“如果健身企业不把会员预付的现金挪到其他地方,而是用于服务会员,在账面上预留8-12个月的现金,健身机构的抗风险能力本来是很强的。”

上述的健身教练也坦言:“很多商业健身房都一样,把会员买的卡费、课费用于开新店,要不就找银行贷款,资金运营一出现问题,就崩了。”

多个地区的健身机构负责人均与“金吉鸟”管理高层有频繁接触,对于“金吉鸟”的倒闭,他们都有普遍共识的看法:“‘金吉鸟’应该稳扎南京,至少不应该冲出江苏,更不应该在全国快速扩张。”他们的理由是健身行业是一个重管理、重成本的行业,注定了它的发展模式不能与其他轻资产行业相比:“假设‘金吉鸟’至今仍坚守南京本地或者说江苏省本地,可能成本不会那么高,经营风险较低。”

“健身企业一旦进入多个城市,成本和风险都会大大提高,与本地巨头竞争会更激烈。”健身行业资深专家陈柏龄说,本土发展模式有几个优势,可在当地形成壁垒、口碑效应,能以较低价格与开发商或商业体合作,能占据城市有利的地理位置。2019年,他曾考察过一家“金吉鸟”的门店——这家远离地铁站的内街门店,面积2000多平方米,租金在24万元左右。而另外一家坚持在上海本土发展的连锁健身房,3000多平方米的月租金不到10万元左右。“即使不考虑其他因素,前者就完全没有任何竞争优势。”他举例,广州某本土健身连锁企业就因为这个策略而稳居行业龙头地位,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其次,陈柏龄认为,如果在一个城市发展,只需要建立一个总部就可以统管所有门店,单店管理成本很低,而跨区域发展必须新建总部,管理成本自然被拉高:“运营成本过高,一旦资金预留不足,一点风吹草动,企业自然承受不住。”

在陈柏龄看来,健身行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意味着所有的机构的发展是由人力,而不是由资本和生产资料去推动的,而人才的培养需要较长周期,因此决定行业不可能过快发展。

但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业内人士看好健身行业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行业最难的时间是2019-2020年,目前我们可能面对这几年来最好的市场时机。”他认为,现在许多同行都更严谨,也更积极地发展,相比以前也更有耐心和扎实,这对于行业来说是个好事情,“经历了之前的‘洗牌期’,能继续坚持下来的,一定是热爱这个行业的,有一定实力,而且想法更清晰、更理性的从业者。”

(原标题《“金吉鸟健身”凉了?健身行业是否又将迎来新洗牌?》)

编辑 刘桂瑶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范锦桦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