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自己理发、把影院“搬”回家

广州日报   赵小满 2021-08-27 06:54  

  

随着疫情防控举措有力实施,因疫情一度按下慢行键的生活节奏逐渐恢复。然而疫情仍带来大大小小的变化,在线办公、视频上课、远程问诊……新业态接连涌现,家里多出来一瓶瓶酒精消毒液、戴好口罩再出门、见面不握手改成“击肘”……

人们的生活也出现了一些不同。有人掌握了新技能,有人改变了休闲方式,有人遇到了小挑战。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

新技能:发型这件事,下次会更好

“一场疫情改变了人们生活,从去年3月开始,我都没去理发店剪头发。”小王在社交媒体中写道。

和小王情况类似的人有很多,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强(化名)对于发型这件事感到有些困扰:“小区附近的理发店虽然是预约制,但经常要等上一个小时。”许强说,加上受疫情影响,他就想到,能不能在家剪发。“不仅可以节省时间,还能避免去人群密集的地方。”许强把这一想法和妻子王云(化名)说了之后,得到王云双手赞同,并信心满满地打下保票:“没问题,交给我吧,包你满意。”

到了动手剪发的那天,王云一边念叨着刚看完的流程,一边打开推子的开关就推了下去。“好像手重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王云一鼓作气,接着“推”了第二下、第三下……很快,许强后脑勺的头发明显短了很多。“倾斜一点拿推子剃出一个弧度,然后再短点没关系。”许强也“指导”着。王云手里的推子没停,但不是这剃多了,就是那剃少了,一会工夫,许强后脑勺的头发就变得参差不齐。几分钟的时间,王云已是满头大汗,一半是累的,一半是紧张的。大约40分钟后,终于剪完了。许强照了照镜子觉得还可以,他赶紧拍了一个照片发到家人群里,说是王云给剪的新发型。群里立马炸开锅,“你俩一个是真敢剪一个是真敢被剪”“新发型好像一个锅盖”“是拿盆扣在头上沿着边剪的吗”……许强和王云看着大家的信息哭笑不得。“这也算掌握了一个新技能吧。”王云说,发型这件事,下次会更好。

记者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在家理发”,屏幕弹出各式各样的在家理发教学视频,其中不乏“保姆级教程”“一看便会”等吸人眼球的视频标题。2020年某平台发布的“龙抬头”搜索大数据显示:随着农历二月初二的到来,“理发”搜索热度较节前增长了300%。受疫情影响,各种自学理发的工具和教学视频成了大家的热搜对象。

新方式:影院“搬”回家,休闲又安全

疫情以后,“宅家”变得流行,打造“自家影院”也成了许多人的生活新方式。“只需一台投影仪,就能在家的墙壁上投影,在家看电影刷剧就是这么享受!”一向追求品质生活的王蕾,眼看在疫情后电影院受到影响,于是就干脆自己打造“自家影院”,将影院“搬”回家。

王蕾网购了一台投影仪,体积也就月饼盒般大小,她把投影仪放在客厅里,对着墙上投影就搞定了。王蕾说,投影仪移动起来很方便,也不占地方,客厅、书房、卧室都可以用。“现在科技发展得比较快,投影仪已经相当智能,除了能自动对焦,还有电影院级别的清晰度,更可以语音控制内置的许多功能。”王蕾说,晚上在家看电影,不用担心防疫问题,也不受外界影响,自己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打造“自家影院”费用贵吗?“投影仪目前价位约2000多元,已经具备了很好的播放质量,而且功能也较为齐全,还有一些更为轻便的投影仪,体积会更小,价格也稍贵一点。”此外,她还利用投影仪打游戏、上网课。

王蕾说,目前市面的投影仪,基本都自带了影音软件功能,在家里只需连上无线或者有线网络,打开影音软件,就能轻松观影。“当然,一些影音软件需要另外会员付费,才能看到一些最新的大片,但也有不少免费的大片和电视剧供选择。”王蕾说。

有了“自家影院”,以后不用到电影院了?王蕾说,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这样,“自家影院”可以媲美电影院。但是“自家影院”目前还不能很好地播放3D电影,如果需要追求IMAX、立体电影效果,也只有去电影院了。另外,电影院还是有一定的时效优势,一些最新的大片,是先在电影院上映,一般要等到电影完全下画了、影音软件平台购买了影片版权后,才能在影音软件上观看到大片。“如果要先睹为快,那就还是只能去电影院。”王蕾说。

新挑战:宅家太久钟情网游难自拔

受疫情影响,人们减少外出社交活动,游戏成了不少人宅家休闲娱乐的第一选择。由于在线人数太多,手游服务器在春节期间还出现过崩溃的状况,让急着登录的玩家抓耳挠腮。

“敌人在300方向,满编,不要随便露头,他们有大狙。”捧着手机戴着耳机和游戏中的队友交流,阿纳熟练地蹦出了只有游戏圈才懂的术语。阿纳是一款反恐军事竞赛体验类型手游的忠实粉丝,最近两年,他花在游戏上的时间更多了。“以前还偶尔出去看个电影,和朋友打打篮球什么的,现在好了,电影院和球场动不动就封闭,自己也担心在外面有风险,没事就待在家里,不打游戏干嘛?”阿纳对记者说道。

和很多游戏玩家类似,阿纳沉迷于游戏中近乎真实的娱乐场景,每天网游时间2小时左右甚至更长,假期还常有超过6小时“限定时间”的情况出现。阿纳不仅自己玩,还带动同事、同学和朋友一起组队。

像阿纳这样在网游世界里难以自拔的玩家越来越多。近日,数据研究机构伽马数据发布《休闲电竞发展前景报告》,从市场收入来看,休闲电竞游戏市场规模已达百亿元,2021年预计达到116.40亿元,增长率预计在10%上下。据测算,2020年休闲电竞用户规模已达到2.38亿人,预计未来将持续增长,2023年有望超过2.8亿人。

游戏产业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不少新问题。阿纳的孩子在学校和家里都经常能接收到与游戏相关的资讯,耳濡目染之下,小小年纪便成了“网虫”,经常吵着要和同学连线“打机”。阿纳夫妇知道沉迷游戏不好,更苦恼于孩子有了“网瘾”,以至于两人不得不把平板电脑藏了起来,为此还老是与孩子发生争吵。然而,要戒除游戏瘾却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只要打开手机,游戏信息无孔不入,不碰游戏对于足不出户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原标题:《疫情之下,自己理发、把影院“搬”回家》)

编辑 刘彦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张雪松 郑蔚珩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