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凿一刻皆人生,他在小洲村的雕塑十年

广州日报   记者 陈忧子 文、图/视频 2021-08-22 16:04  

  

视频:《宁静致远为艺术,一凿一刻皆人生》

8月的广州进入了台风季,雨一场接着一场。对于职业雕塑创作者陈文才来说,在远离市区喧嚣的村落里安静创作,这淅淅沥沥的雨丝毫不影响他进行自己的创作。

 

▲8月10日,陈文才在小洲村的雕塑工作室内修改泥稿。有的泥稿要反反复复改上好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定稿。

如同许多独立艺术家一样,2012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陈文才就来到小洲村开启了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这一开始,就坚持了十年的时间。

小洲村,古称“瀛洲”,位于广州海珠区的东南角,村里密集的水网与珠江相连,其古朴典型的岭南风格、独特的水乡环境和文化底蕴,成为诸多独立艺术家最爱的创作地。早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小洲村被岭南老一辈艺术家看中,逐渐发起并组建小洲艺术村。进入21世纪,广州美术学院的师生们再次发现这块宝地,村里斑驳的古宅和民居,大多都被租出去作为年轻艺术家实现梦想的地方。

1988年出生的陈文才从小就喜欢画画,他的父亲曾在湛江从事地方的宣传工作,从小看到爸爸在黑板上、宣传栏上勾勒一些白描,他会下意识地去模仿。在文才的记忆中,但凡家里有白纸的地方,都被他绘上了水墨画。

在充满自由氛围的家庭中长大,喜欢上艺术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2008年,跨进广州美术学院大门的那一刻,陈文才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知道,自己势必要将雕塑作为终生职业了。”2012年毕业后,陈文才便开始了他在独立艺术家道路上的跋涉。

对于自己的职业选择,文才用了好几个“幸运”来形容。他的父母并不认为学习好才是一切,从小就引导他遵从自己的兴趣去选择;妻子则是在广美结识的大学校友,两人志同道合。他很珍视这些人生的选择和遇见。

 

▲▲陈文才的作品《十二生肖》

陈文才过着家和工作室两点一线的生活,创作和家庭填满了他所有的时间。他在小洲村租了两套房,一套用来当工作室,另一套用于生活起居。工作室像个小型展览馆,错落有致地放置着他十余年来以木头、石头、铸造铜和不锈钢为材料创作的各色雕塑作品,那些雕塑似乎会说话,向来看它们的人一一细数着创造者的成长轨迹。

 

▲创作中的陈文才

 

▲▲木雕是陈文才日常创作中非常重要的一块。他通过各种渠道搜集自己认为优质的木材,进行雕刻。

“以前我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会忘记时间,可以从白天一直做到凌晨三四点。”由于不同材料所需的时间周期和制作工艺不同,有的作品他一两个月就能做出,而有的则三五年才能完工。

 

▲需要铸铜的作品,文才会将做好的泥稿送去工厂,和工人团队配合着一起完成雕塑。

 

▲纸浆胚、大漆作品《追寻之三故风》

 

▲陈文才创作的《致青春之系列》《不系之舟》《核桃·凝系列》

2021年3月,陈文才当爸爸了。在儿子六六出生前,陈文才为自己即将为人父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并且创作了一个张开双臂拥抱未来的孕妇形象雕塑。儿子六六的出生打破了他平静而规律的创作生活,为了保证家人的生活节奏不受打扰,他不再通宵干活,还设置了闹钟,提醒自己中午和晚上都要按时回家给妻儿做饭。

但是提起儿子,文才满眼都是笑意:“能成为父亲,我非常幸运。这当然算不上是‘干扰’,我们只有两个人带小孩,相互分担是应该的。”在他看来,孩子的到来,让他看到了一种生长的状态。这恰恰是艺术创作所需要的,不同的阅历和情感状态能激发他塑造不同维度的雕塑。

 

▲▲在文才看来,孩子的出生让他能感受一种生长的状态,恰恰创作也需要一种生长的状态,不同的阅历和情感状态能激发自己塑造不同维度的雕塑。

新冠疫情给广州乃至全国的画廊按下了一个暂停键,也给陈文才的作品销售带来了一定影响。好在他并不单纯依靠展览出售自己的作品,一直陆续有订单,暂能维持生计。“很多有才华的艺术家,因为销售这方面一直找不到出路,最终不得不转行。”在文才看来,生活的困难是赤裸裸的,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始终从事一份自己感兴趣的工作并非易事,但他从未想过放弃。

对陈文才来说,雕塑与生活密不可分,与他心心相印,这是最大的魅力。“回顾自己的作品,其实做的就是自己的阅历、思考和理解。将这些维度在作品里展现出来,就是我迷恋和期待的。”

(原标题《一凿一刻皆人生,他在小洲村的雕塑十年》)

编辑 刘桂瑶 审读 刘春生 审核 范锦桦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