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金百万行致敬退役军人 | 武青山:不惑之年退役闯深圳

2021-08-01 00:27  

  


武青山自述

1988年11月我正式退役。我站在人生四十岁的十字路口,我犹豫不定。办完退役转业手续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走,一切从零开始,到深圳特区去,开启自己人生新征程。

我与深圳结缘于深圳蛇口的“治疗院”,这是我所在的部队新疆军区总医院(后移交军区后勤生产经营部)与香港一家私营医疗机构合资,在深圳蛇口太子路筹建的“中华国际治疗院”。

1984年,我受部队委派常驻深圳蛇口“治疗院”工作整整三年时间。直到1990年经中央军委正式叫停,军队停止参与地方对外生产经营活动。深圳特区蛇口“治疗院”走过了她短暂的历史轨迹。现在留给蛇口老一代奋斗者也只是一些模糊的历史记忆。

1989年2月。我带上部队补发的4200元退役转业安家费,自带个人档案,向家人亲朋告别,孤雁南飞,一人直往鹏城,自找出路。

我到深圳蛇口管理局劳人处求职报到,分配到蛇口医院上班。当年我是走进蛇口医院第37位在编职工。因八十年代深圳经济特区不接收转业退役军人,也不认可部队级职、级别。我被连降三级使用。

我感到很委屈,觉得很不公平。苦笑着对一位姓娄的财会主任讲:“能否少降一级,我们在部队晋升一级最少也需要努力奋斗3至5年,很不容易。”对方客气的对我说“你在部队就是当师长、军长,现在到蛇口医院只能定你为科员,这是特区规定。”我无言可对,我已走到这一步,没有回头路。

1989年蛇口医院医疗条件十分艰苦。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业务办公用房是一栋二层小楼,十分陈旧。老院长提出的“勤俭办院 勤奋办院”的口号制成门牌挂在大门口两旁。

此后的蛇口医院先是新建了蛇口医院住院综合楼,再一次性投入300多万,购置了许多仪器设备,攻克了重大课题“1035工程”,1996年被评定为二级甲等,2003抗击SARS蛇口医院医护人员无一人被感染·……

1997年开始,我担任蛇口人民医院离退休支部书记。2006年9月我退休后,又被推选继续服务退休职工,至今已有23年,我承诺会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深圳市南山区蛇口人民医院离退休党支部三天时间,全支部61名共产党员奉献爱心,通过微信转帐方式共计捐款56866元。

从第一次来特区到现在已有35年,在人生仕途上虽然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动人建树,但在深圳特区从零开始到现在,我觉得来深圳是我不惑之年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有幸我和深圳共成长。

(原标题《公益金百万行 | 致敬退役军人——武青山》)

编辑 周梦璇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党毅浩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点击右上角

推荐阅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