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6914
元故事 385期·深城记㊶|新安的血脉
文章
1
晶报统筹 李岷 制图 胡椒枪
2023-12-01 08:54

元故事 385期·深城记㊶|新安的血脉

该文章被2个专题收录
晶报

阳光媒体 非常新闻

■胡野秋

提到新安,大多数人都只知新安故城,其实那是古代新安县的大脑,当年的县衙现已划归南山区,改称南头古城。那新安县的心脏还在吗?当然在,就在如今宝安区的新安街道——曾经的新安镇,它是深圳唯一承袭了新安这个古老姓氏的地名。

历经数百年风雨洗礼,新安在新时代的春雷中苏醒,抖落满身的灰尘,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建特区之初,这里是那个新画出的“圈”的边缘,成为当时深圳经济特区外第一个街道办事处,这意味着新安也是“关外”地区率先城市化的区域。现在它是高速蝶变的深圳西部城市中心,也是宝安区委、区政府所在地,未来大湾区核心的前海也位于它的怀抱中。

▲“孝行流芳”牌坊

张开的臂弯

今天的深圳便孕育自这个地方。

东晋咸和六年(331),晋成帝在岭南设立了东官郡,统辖六县,宝安始建县。这也是这个区域第一次有了独立的行政机构,因此,深圳的建城史已经超过千年,再过8年,到2031年,便是它的建城1700岁生日。

宝安县在唐至德二年(757)被改名为东莞县,县治所也自南头徙至东莞,南头沿海一带成为疏僻之地,匪患连年,百姓日不宁、夜不寐。

明隆庆六年(1572),广东海道副使刘稳巡行海防边关至南头,乡民纷纷陈情要求在宝安故地设立县治。刘稳上奏朝廷,朝廷准奏于明万历元年(1573),把宝安县从东莞分出来,为绝匪患,启用新名,“剖符设治,始名新安,取其革故鼎新,去危为安之义”,县治重新搬回南头。这个新安的地名一用就是341年。

直到民国三年(1914),新安县因与河南省新安县同名,复称宝安县。

1985年宝安县撒销西乡区,成立新安镇,赐其新意——宝安恢复县建制后的新县城。1993年宝安县变成宝安区,撒销新安镇,设立新安街道,仍沿用新安之名。至此,“新安”的血脉再次贯通。

新安街道现有22个社区,是从原来的4个行政村分出来的:上合、甲岸、翻身、安乐。其中上合、甲岸两村,原住民以黄氏居多,自明清开始从福建、江西等处移民至此,语言以白话、基围话为主,基围话也属广府话范畴。翻身、安乐两村,形势则较为复杂,多达30多个姓,语言也以客家话为主,这与这里的移民大多来自梅州等客家地区有关。

第一次来新安街道的人,一定会被这里各个小区的名称弄糊涂,因为这些小区除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一个阿拉伯数字的代号,从1区到74区,让人错以为进入了一个军事区域。这不但在深圳,即使在全国也是独有的地名现象。何以如此?据宝安日报社原社长、现龙华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启健解释,是因为上世纪80年代建设者未来得及细致了解地理人文特征给各小区命名,一直沿用了规划图上的数字标记而形成的历史记忆。在黄先生的眼中,“新安东北方远靠阳台山、塘朗山,近有尖岗山、岭下山、大井山,新安一路至六路,呈U字形,穿过老城区,像张开臂弯拥抱西南边的新中心区和前海海滨。这样的地貌有着开放、包容的内蕴。”

这张开的臂弯,在不同的朝代,接纳了成千上万来自北方的移民、新移民,使一个原本荒僻的海边滩涂,变成古代的繁华之地,当代的经济前沿,未来的湾区之光。

▲黄氏宗祠

新城中的古董

如今的新安,确实是崭新的,但在崭新的城市风貌中,依然隐藏着古意纵横的老村,和它们珍稀如金的历史建筑。

上合社区无疑是镶嵌在新城中的古董级村庄。

这里有一个古建筑群,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宝城31区上合旧村西侧,始建于明清时期,历代均有翻修。

首先引人关注的是上合黄氏宗祠,始建于明朝。此建筑为灰砖宗祠式建筑,大门有一楹联:珠玑旧泽? 江夏先声。此联给我们的信息是,黄氏来自湖北江夏,先迁岭南珠玑巷,再徙广府新安县,饮水思源,不忘祖恩。

宗祠建筑结构为三开间三进二回廊二天井,步入山门,便见一牌坊:孝行流芳,牌坊亦有楹联:西晋伦常南粤士? 六年庐墓一生心。这是纪念西晋南粤孝子黄舒,他也是深圳历史上的第一个文化名人。

最早记载黄舒事迹的是宋沈怀远《南越志》:“宝安县东有参里,县人黄舒者,以孝闻于越,华夷慕之如曾子之所为,故改其居曰参里也。”明崇祯《东莞县志》、清康熙《东莞县志》均为黄舒立传。据记载,西晋永嘉年间,战乱频仍,一些北方士族陆续迁入宝安,黄舒也随父迁入,他心地善良,孝敬父母,尽管生活艰辛,孝亲的礼仪从不懈怠,夏天侍奉父母衣冠不解。父亲死后,黄舒悲痛欲绝,一筐筐背土为父亲造墓地,并在旁边搭间茅草屋,按孝道的礼仪守孝三年,夜晚野狼围在茅屋边嚎叫,也不为所惧。母亲去世后,也同样如此,守孝三年。因此有了“六年庐墓”之说。

黄氏宗祠中堂正中屏风上挂着“敦睦堂”木匾,东北角供奉着黄姑婆的神位,这也是一奇,古代祠堂本没有女性的位子,黄氏宗祠供奉黄姑婆牌位,是为纪念她终身未嫁,无私捐献一生所有财产捐建黄氏宗祠的功德。宗祠四壁、屋顶、廊檐均有各种壁画、灰塑、石雕、木雕等精美陈设。

宗祠西南面有两个书院,一个是云野书塾,一个是西庄书室。二者皆始建于明朝,代有修缮,现存主体建筑为清代风格。书院制是古代培养人才的重要机构,明清时期深圳地区的书院众多,既有官办的,也有民间的,明万历元年(1573)新安刚刚建立,知县吴大训即督建新安学宫,设在新安县衙东面。康熙三十三年(1694)新安知县丁棠发又在学宫右侧兴建宝安书院。除此之外,当时比较著名的书院还有雍正二年(1724)建的文岗书院,嘉庆六年(1801)建的凤岗书院。在官办书院的带动下,民间大兴书院之风,让贫寒子弟得以跳进龙门。许多宗祠便同时兼有书院、私塾的教育功能,新安镇的云野书塾、西庄书室等也成为其中的佼佼者。据统计,仅清初至嘉庆年间,一百多年中新安县便考取8位进士、47位举人。

上合村还有一座大王古庙,供奉着南海洪圣大王,洪圣大王是粤港一带的称呼,其实就是祝融——古代神话中的火神和南海之神。据《山海经》描述,祝融长着兽身人面,驾乘着两条龙,直接听命于天帝,农历二月十三为祝融生日。大王古庙香火一直很旺,尤其到大王圣诞民众更是趋之若鹜,焚香引烛,都为讨得一个吉祥平安的好运气。

上合村的旁边是甲岸村,甲岸村起初不叫这个奇怪的名字,原名“隔岸村”,60多年前,隔岸村的黄氏祖先从珠江东岸的广东中山迁徙到珠江西岸的新安县开基立村,两地隔着珠江入海口相望,因此取名隔岸村。这个名字既有来历,又容易理解,不知为何改成了甲岸村,遍查史料,未找到合理解释。为何改称,何时改称,均不甚了了。我想,大约是因为粤语中“隔”与“甲”读音相同,可能为了图省事,却总有些因陋就简的意思。

甲岸村也可以望到香港,在那些贫困岁月,常有人通过偷渡、探亲等各种方式奔往香港,所以两边的亲戚相当多,来往不断。村中遍布榕树,尤其几棵大榕树冠盖如云,阳光透过树隙投射下来,荫庇着树下乘凉闲聊的村民。

甲岸村最显眼的建筑便是华光古庙。始建于元朝至正年间,坐落在甲岸村正中位置拐口的小角落上,两进一天井布局,历代均有维修。“文革”期间破“四旧”遭破坏,1996年重修,置放了12个小石墩呈半弧形围护着。古庙屋檐镶有嵌瓷,照壁上刻着“八仙过海”等浮雕,寓意热闹非凡、吉祥如意的神仙世界,令人赏心悦目。两扇厚重的大门镶嵌尉迟恭、秦琼门神画像,目光炯炯如炬,十分威严。前厅左右分别供奉土地、门神牌位,内堂正中供奉华光大帝神位,左边供奉财神位,右侧供奉天后娘娘神位。华光大帝是个道教的神灵,他的俗称更出名:马王爷。民间都熟知那句话:“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哩!”相传九月二十八是华光大帝的生日,想必那天的香火也是超旺。

华光古庙向西是村里的美食街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向北则是一条风流涌动的畅通小路,庙前不远处还有一个小池塘,村里人说,有庙的地方必有水,庙前不准泊车,所以这个路口始终是流动的,也是宽广的,每次迎向风口,风声嚯嚯,会感到一种无言的震慑力。

上合村有个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上川黄连胜醒狮舞。创始人黄连胜是上合村内的一个小自然村:上川村。1975年,黄连胜在上合村创办“上川黄连胜醒狮团”,将自己集舞狮、武术于一体的技艺传授给附近几个村的年轻人,逢年过节这个醒狮团走村串巷,风头一时无两。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时,深圳万人送别驻港部队的阵容中,上川黄连胜醒狮团的醒狮舞格外引人注目,被无数长镜头定格在胶片上,传播于报纸、电视上。从此,宝安很多村子都会邀请他们前去表演。

▲“湾区之光”摩天轮

新安出异人

新安应该算是中国最早的移民之地,自古以来的历次大迁徙,都从来没有遗漏过这方土地。

尤其是改革开放带来的人才大面积涌入,使得新安真正成为地灵人杰之所,全国各地的青年才俊都把深圳作为目的地,以梦为马,打起行囊,说走就走。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来新安的年轻人很多都是文艺青年,他们在这片土地上不只是创造物质财富,更是圆自己的文艺梦,这在今天看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比如曾经在全国文学圈都有些名声的新安“31区作家村”。据深圳宝安区作协秘书长、作家唐成茂介绍,大概在2004年秋,曾在武汉、佛山等地打工的湖北小伙子王世孝一头扎进上合村31区开始写作,天天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的小伙子写出了一批高质量的短篇小说,他的本名被人忘记了,笔名“王十月”却为人熟知。也许是榜样的力量,一批文学青年也都纷纷入驻31区,甚至还有国内文学大刊的编辑,并且短短几年真的出了好几位不错的作家,也有了自己的代表作。这批人每天都猫在出租屋内进行各类文学创作,然后集体到附近的宝安公园进行文学交流。这个现象引起了全国作协的注意,他们也都去村里看了,并都给出了同样的观感,在一个高度物质化的城市,有这样一个纯文学氛围的小村,在国内罕见。不过因为各种原因,主要是经济压力,作家们纯粹靠写作是难以在大都市立足的,他们还得养活自己和家庭。而离市内最近的新安自然居大不易,曾经的低租金、低消费逐渐扛不过消费主义的冲击,于是曾经兴旺过一些年的31区作家村日渐寂寥了。不过他们的文学梦并没有消散,只是在谋生的同时继续着自己的创作生涯,作家村的故事滋润了庞大的宝安作家群,迄今深圳最庞大的“打工作家”群仍然在宝安。唐成茂说,宝安区的作家中加入省级作协有12人,加入中国作协有2人,有数十位作者先后出版数十部文学专著。很多作品在《人民文学》《十月》《作品》等国内顶级文化刊物上发表。

▲黄荣与肖像印

深圳是个藏艺于民的地方,俗称藏龙卧虎之地。在文汇社区便藏着一位国内艺术界颇为知名的篆刻艺术家,他叫黄荣,他拿手的不是寻常篆刻家的印章,而是人物肖像印,他的工具是刻刀与石头,经其钢刃所及,中外名人的头像栩栩如生地凸显出来,又并非照片般写实,而是注重精气神,于眉宇五官之间还原印主之气质内涵,在似与不似之间达到高妙的境界。每幅肖像均有金石之气,融木刻、版画、像砖、崖凿等诸般技艺于一炉。在国内肖像与篆刻界独成一家。著名作家贾平凹一见黄荣的肖像印,便狂喜不止,不仅为他题写“黄荣印像”,更为他在西安“贾平凹文学艺术馆”举办了“黄荣印像”中外文学家肖像印展,在国内肖像印及篆刻艺术界引起强烈反响。黄荣乃云南大理人氏,喜欢别人称他“黄师傅”,黄师傅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天生的艺术家模样,四分文气外透出三分狂放与三分野气。虽然他大学的专业是数学,也做过数学老师,但终归不能逆天命,还是走了艺术之路。黄荣的肖像印已经在国内外多次展出,让某些固守深圳是“文化沙漠”的人为之折服。黄荣嗜酒,爱抽烟斗,他觉得他最好的作品都在半醉之间做出。近年创作之余,黄荣常常走进新安中学、小学,教授他的独门秘籍,如今他的桃李已经满新安了。

▲梁春华与小棋士

新安还是深圳的围棋重镇,每年都会有国手来这里的棋院纹枰论道,尤其是“湾区杯”中国围棋大棋士赛落户于此,这一切都与一个四川女子有关。这个风风火火的辣妹子梁春华,因为喜欢大海,大学毕业后直奔深圳而来,进了一家科技企业。生活过得顺遂而体面。再次重燃“围棋梦”,是因为亲眼目睹了围棋对于儿子的显著影响。“围棋让孩子更加沉静,学会安静地思考,学会尊重他人。自从学了围棋,孩子变得更加淡定、从容,学会了积极思考且善于思考,不再安于玩乐,特别是不再喜好电子游戏了。”儿子的改变,让她更加坚定了要将围棋推广开去的信念。于是,坚定地选择了围棋,也选择了新安,她发起创立宝安区围棋协会,并成为首任会长,并一任至今,宝安区的很多中小学生也比其他区先一步学会这门国粹。由她创办的“湾区杯”中国围棋大棋士赛,是国内最高规格、最高水平的围棋赛事之一,已经成为宝安区乃至大湾区的体育文化符号。被深圳市政府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宝安区围棋协会也获得区委区政府的嘉奖令。

新安现在有个别称“湾区之光”,这既得于2021年建起的摩天轮,同时也是新安目前在大湾区擘画中的位置。

当你随着128米高的摩天轮透明的座舱升至顶端,俯瞰深港两地的山川风物,你会想起它的另一个民间的名字:深圳眼。

这只深圳眼,既可以回望新安的千年风云,又可以远观未来大湾区的美好前景。除此之外,还有哪里可以看得更清晰呢?

版权声明:

本专栏刊载的所有内容,版权或许可使用权均属晶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或改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如需转载或使用,请联系晶报官方微信公号(jingbaosz)获得授权。

编辑 刘珂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报料
评论(0)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