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6923
思与辨丨放宽落户限制 赋予城市活力
文章
1
深圳特区报
2022-07-19 09:37

思与辨丨放宽落户限制 赋予城市活力

收录于专题:圳论

漫画:颜庆雄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十四五”新型城镇化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提出,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I型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本期思与辨就该问题展开讨论。

■ 主持人:赵 鑫

■ 嘉 宾: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博导)

肖 俊(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

李文军(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建设全国统一劳动力市场的必要之举

主持人:此次国家发改委发文进一步放宽落户限制,对城市来说意味着什么?哪些人有望成为“新市民”?

李长安:不断放宽落户限制,是消除劳动力流动障碍,建设全国统一劳动力市场的必要之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户籍制度改革不断提速,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持续放宽城市的落户限制。此次户籍制度改革将惠及更多的群体,是一个利好消息。对于城市来说,将进一步增加对流动人口的吸引力。当然,不断增加城市容量,为新市民提供更多更公平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以及公共交通、公园等公共产品服务,也显得十分紧迫。

肖俊:进一步放宽落户限制,有利于将农业中释放的劳动力人口吸引到城市里,以增加市场经济所需要的人力资源。放宽落户限制之后,那些经过职业技能培训的农民有望快速转变身份成为新市民。另外,一些从事商业活动的农民也有希望成为新市民。对于城市来说,相应的公共服务需要随着新增人口而增加,以缓解人口增长带来的资源紧张。

李文军:此次国家进一步放宽落户限制,对不同城市效果不一。对于大城市来说,由于它们产业链完整、就业机会多、公共服务完善,更能吸引优秀人才落户,成为新市民,可以进一步实现消费群体扩大化,促进产业升级;对于中小城市而言,它们的人口吸引力可能受到一定影响,当地需要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夯实产业链基础,增强公共服务供给能力,走出一条与县域共同发展的城市化道路。

大城市要结合自身城市特点和发展阶段,合理确定落户政策

主持人:对于超大特大城市,《方案》提出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如何理解?《方案》还提出精简积分项目,您认为积分项目设计的优化方向是什么?哪类项目应该被精简,哪类项目应该被保留?

李文军:现在的积分落户制度,实际上叠加了名额配置制度。减少了名额的限制,会加快外来人口的市民化进程,尤其是在一个城市长期居住,并且实际缴纳社保年限较长的群体,其落户进程会变得更快。但要注意的是,现阶段由于产业布局、交通等问题,“大城市病”比较普遍,短期内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可能性不是很大,重要的是大城市要结合自身城市特点和发展阶段,合理确定落户政策。

未来积分项目设计的优化方向主要是加强居住年限和社保缴费年限的比重,减少或者取消如年龄、教育水平、纳税、荣誉表彰等方面的项目。另外可以考虑用分类积分落户代替现行综合性积分落户,建立投资经营、专业人才、普通劳动者三套积分落户体系,每套体系均视其适用对象和城市需要设定特色鲜明的积分指标,合理确定积分落户指标数,以期在选拔专业人才之余,为城市开启一扇留住普通劳动者之窗。

李长安:目前,国内绝大多数超大特大城市都有年度落户的名额限制,这也是控制城市过度发展、避免“大城市病”的无奈之举。此次《方案》提出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一些超大特大城市的人口增长已达峰值,个别还出现了人口减少的情况;另一方面是当前就业压力较大,特别是青年就业困难增加,必须通过适当放宽落户条件,增加大城市的吸纳容量。精简积分项目,其实就是要减少那些不必要的、故意“卡脖子”的项目,目的是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肖俊:相较于此前限制落户名额的规定,此次政策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对以往政策做的一次调整,进一步放松了落户限制。不过《方案》只是鼓励,并不是政策性要求。

积分制在一些大城市已经实施了较长时间,总体来说对人口流动起到了引导的作用。城市积分的主要项目多集中在学历、技能等级、社保缴费年限、是否有自有房产等项目上,各城市积分项目设置不尽相同,主要依据人口调控的要求来设定落户的积分标准,每年都可能有变化。积分制常被诟病的一个方面是,一些非户籍家庭子女在城市里可能难以享受公平的教育条件。因此,改革积分制、调整积分项目首先要改变关涉户籍与子女入学捆绑的规定。其次,逐步降低有关房产等财产性项目的权重,提高社保缴费年限的权重,即以工作地为基础条件完善积分制,逐步消除因财富不同带来的不公平。

城市政府应更积极、更主动

主持人:市民规模扩大后,如何解决可能出现的公共服务不足问题?公共资源应该怎样供给和分配,才能让新市民既“愿意来”,更“留得住”?

肖俊:对一些打算在城市定居的农民来说,如何依靠自身的技能、资源以获得持续的收入、且足以维持一家人正常的生活,是他们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在技能培训上,以往主要依靠人社系统扶持、各县组织劳动技能培训。今后,超大城市可以考虑承担一部分技能培训责任,出资组织更符合城市发展需要的技能培训和在职学历教育,城市政府应更积极、更主动,才能让农民愿意成为新市民,在城市安家落户。

李文军:政府的资金投入要确保公共服务的增量支出,尤其要加大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公共服务供给和基础设施配套。对于新市民,一方面,要为他们提供更丰富的工作选择,形成人口聚集带动产业升级、产业优化反哺劳动力的良性循环。另一方面,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必须赋予他们同等待遇,满足他们以及家属在当地同等的就业、教育、医疗、购房、社保、公积金等方面的权益。

李长安:一个城市对新市民的融合程度和包容程度,最主要的就体现在公共服务和公共资源的分配方面。客观地讲,经过多年的改革,目前城市对流动人口的包容性有了很大提高,但在一些关键项目上,依然还是“留了一手”,比如教育特别是非义务教育阶段的高中,以及与此相关联的高考。近些年来,一些城市还强化了购房购车方面的限制。此外,养老、医疗虽然可以异地转移和结算,但地区差异仍较为明显。因此,如何公平分配公共资源,仍是一项需要深入改革和探索的工作。这不仅涉及到户籍制度改革,也涉及到城市财政体制改革。

(原标题《放宽落户限制 赋予城市活力》)

见习编辑 欧阳晨煜 审读 韩绍俊 审核 张雪松 桂桐

未经许可或明确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修改、链接读特客户端内容
报料
评论(0)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打开读特,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