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殿堂级诗人阿多尼斯来深讲述“诗歌·人生·艺术”

©原创   2018-09-14 20:12   读特记者 张锐/文 胡蕾/图/视频

9月14日下午,国际殿堂级诗人阿多尼斯现身深圳市文化馆影剧院,围绕数十年的诗歌写作和艺术创作的实践,讲述如何在东西方文化差异中,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和写作风格。其首部中文版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译者薛庆国一同现身,携手中国诗人孙文波、张尔与公众直接对话,进行了题为“诗歌·人生·艺术”的专题讲座。

阿多尼斯1930年出生于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著名诗人,迄今已发表二十多部诗集。此外,他还是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其有关诗歌革新与现代化的见解影响深远,并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很大争论。阿多尼斯荣获过多项国际重要文学奖项,包括布鲁塞尔文学奖、土耳其希克梅特文学奖、马其顿金冠诗歌奖、阿联酋苏尔坦·阿维斯诗歌奖、法国让·马里奥外国文学奖和马克斯·雅各布外国图书奖、意大利诺尼诺诗歌奖和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挪威比昂松奖、德国歌德奖等。1997年,被法国政府授予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他曾被著名批评家萨义德称为“当今最大胆、最引人瞩目的阿拉伯诗人”,多年来受到法国诗人博纳富瓦坚定地推崇。

诗歌将艺术从现实中解放

“创作旨在把人从他自己所制造的各种牢狱中解脱出来,因此,创作必须是自由的。”谈及艺术创作的作用,阿多尼斯称,自己来自于阿拉伯文化,由于历史等复杂原因,这种文化氛围充斥着约束与反抗,“如同双胞胎一般无法分离”。因此,阿拉伯诗人看待世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一类是以现实的视野看待世界,目的是再现现实。另一种是想象中的现实,源自现实而不满足于现实,想要改变现实。”在阿多尼斯看来,视野基于现实的诗人,其创作出的作品将艺术品变成了工业品,实为对现实的一种臣服。然而,基于想象创作的诗人,也会造成另一种负面的现象,即试图彻底的逃离现实。阿多尼斯认为,诗人应该在现实和想象中建立一种桥梁。“真正的写作,必须是在改变的写作。正如爱对于人的改变一般,诗歌也应该改变人,改变生命。”

中国诗人孙文波说:“阿多尼斯被世界所广泛认同,不仅是作为诗人,而且还是一名思想家,这对于诗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孙文波认为,无论古今东西,诗人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要为民族的文化发展、思想进程,提供自己富有洞见的思考。联想至中国的诗歌文化环境,孙文波认为:“很多人对诗人的抱怨,都源于‘知识分子坠入了自己写作的象牙塔’,缺少对民族现状做出的努力。阿多尼斯是一个非常有忧患意识的诗人。”

在绘画中创造意义,找回童年

薛庆国在现场透露,今年10月,阿多尼斯又将有一部诗选《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在中国出版。薛庆国认为,阿多尼斯受到读者广泛的关注,原因在于他的文字中带来了更多表达“不”的意识。“不”中所包含的追问、超越、探索、敢于怀疑的价值观并非负面的,对于年轻人而言是有意义的。

据悉,9月15日至10月31日,在深圳飞地书局还将举办名为“蓝色对话”的阿多尼斯绘画展。在画家这一身份内,阿多尼斯多运用触手可及的生活物件如木屑、卵石、纱布等材料融入画作。谈及于此,阿多尼斯称自己年幼时期由于家境贫寒,很小的时候就到农田劳作,“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自己重新回到童年。我希望能在老年补偿我未曾经历过的童年”。阿多尼斯说:“通过拼贴画这种艺术形式,我赋予了我的手和身体以自由。无论是一块石头、木板还是花瓣,孤立地看它们是没有意义的,我试图以这些无意义的物件创造有意义的美。对语言采用游戏的态度可能会摧毁诗歌的创作,但是在画画中,这种方式可能会成为通向美的门户。”

编辑 曹亮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