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门户客户端
读懂深圳 读懂未来中国
打开

北京实行分类解除隔离观察,专家:这可能成为未来防控新趋势

2020-06-30 21:09   红星新闻  

  

北京新发地的新冠疫情,多日来备受关注。前不久,新发地市场牛羊肉综合大楼,也成为此次疫情关注的焦点。根据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的通报,该地区除了被判定为高风险点位外,相关人员也被定义为极高风险人群。在实施分类解除隔离措施后,作为牛羊肉综合大楼的密切接触人员,在完成14天居家隔离后,即便核酸检测为阴性,也还需再隔离7天。

极高风险人群风险到底高在哪儿?北京开始实施分类解除隔离观察,对于中国其他城市的防控有什么借鉴意义?6月30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薛迪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划定中高低风险的标准,主要取决于核酸检测样本数量以及检测出阳性率的占比,占比越高,则风险等级越高。而对于北京开始实施分类解除隔离的措施,薛迪认为,这或许也会是未来中国其他城市精准防控的新趋势。

新发地牛羊肉综合大楼相关人员被定义为疫情极高风险人群

专家:尚不能得出该地区已成疫情风暴眼的结论

6月28日下午,在北京召开的第135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丰台区委副书记、区政府代区长初军威介绍:“经专家评估,牛羊肉综合大楼相关人员为疫情极高风险人群。”

实际上,在6月24日,北京市召开第131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也已提到,自6月11日北京出现新增本地确诊病例以来,根据前2个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判定新发地牛羊肉综合交易大厅为高风险点位。

短短4天时间,新发地牛羊肉交易场所相关人员何以成为极高风险人群?根据通报,6月26日、27日丰台区新增的25例确诊病例均来源于集中隔离点,其中23例确诊病例来自美高美酒店集中隔离点。通过对美高美酒店病例的溯源分析,病例全部为新发地牛羊肉综合大楼地下一层从业人员。根据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的通报,截至到6月28日,牛羊肉综合大楼地下一层从业人员已共有确诊病例102例。

此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新闻1+1》采访时提到,新发地牛羊肉交易大厅的环境样本中,检测出病毒阳性,这说明新冠病毒在特定环境中造成了严重污染。

从上述数据来看,这是否能够说明新发地牛羊肉综合大楼成北京疫情风暴眼?对此,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薛迪表示,还不足以下此结论。

“是不是疫情爆发的中心,除了看确诊人数,还要看人员的聚集程度。”薛迪解释,比如有在其他地方感染的人扩散出来,将病毒带到了牛羊肉交易大厅,而这里正好人员聚集度很高,那就很容易爆发。但这不能说明,这里就是本次北京疫情病毒集散的中心和源头。薛迪表示,要找到源头,主要还是看初代病例中,最早发病人群来自哪里。

初军威在6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对上述牛羊肉综合大楼新的管控措施:基于疫情防控的工作需要,现决定对牛羊肉综合大楼相关集中隔离人员,在原来14天的基础上再延长集中医学观察14天。

极高风险人群是如何被定义的?

专家:划定中高低风险的标准,主要取决核酸检测样本数量以及检测出阳性率的占比

北京本次新发地疫情尚未大规模传播。但为何北京会出现“极高风险人群”?极高风险人群又是如何划定标准?

“极高风险人群,意味着这群人的感染风险极高,传染性也极高。”薛迪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她提出,一般而言,划定中高低风险的标准,主要取决于核酸检测样本数量以及检测出阳性率的占比,占比越高,则风险等级越高。

在此前武汉疫情严重时,为何没有“极高风险人群”说法呢?对此,薛迪解释称,武汉当时的疫情已呈现快速爆发蔓延趋势,且政府采取了封城措施,这已经不是风险的问题,而是实际存在的爆发。相较北京的现实情况有所不同,因为北京尚未大面积爆发,只是牛羊肉大厅的密切接触者存在感染和引发二代、三代传播风险的可能,所以划定了极高风险人群。

薛迪解释,定义极高风险人群,主要还是看发生疫情的地区,检测样本量和检测样本阳性率的占比。其中,包括流动商贩阳性率的占比达到多少等等。若有某区域人群阳性率很高,且流动性很大,就有被定义为极高风险人群的可能。

薛迪也提醒,被定义称高风险人群也不必恐慌,只需配合流行病学调查和密切医学观察,做好隔离。

北京实行分类解除隔离观察

专家:这很可能成为未来防控新趋势

6月29日,在北京市召开的第136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根据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目前,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主要包括新发地市场封控前被采取集中隔离的人员,以及5月30日至6月13日市场防控前访问过新发地市场综合交易大厅、新发地市场其他区域人员、新发地市场周边封闭小区以及目前采取居家隔离的人员。

而从核酸检测的结果显示,因上述人群风险程度不同,因此北京市政府针对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采取的隔离措施,制定了分类解除隔离观察的程序和策略。

具体来看,如为集中隔离人员,在观察期满14天后进行核酸检测,若结果为阴性,那么还需再观察14天,若检测结果仍为阴性,即可解除观察返回社区。

若为居家隔离观察人员,又分为两种情况处置。若隔离人员系牛羊肉综合交易大厅从业人员、访问人员、新发地其他区域从业人员,那么在完成14天观察期后,若检测结果呈阴性,则还需继续居家观察7天,待核酸检测结果仍为阴性,方可解除观察;

若上述居家隔离人员为新发地其他区域访问人员,那么在隔离期满解除医学观察后,还需在7日内做好自身健康检测,无需再居家隔离。

而对于此前封控的小区,如经营者乐园居民,从最后一例确诊病例环境消杀完成日算起,继续居家医学观察14天,检测为阴性即可解除管控;其他11个小区未出现病例的则可整体解封,但若上述小区中出现了病例,则将对病例所在单元继续实施封闭管控,但其他单元解封。

从上述隔离要求来看,分类解除隔离措施已细致明确。对此,薛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采取分类解除隔离的措施,这是因为从现实确诊病例来看,一部分人的潜伏期很长甚至超过14天,这就提了个醒,只隔离14天还不够,所以要对极高风险人群延长隔离周期,以此阻断传染的概率。

根据庞星火通报的确诊病例情况来看,确实已有多人存在集中隔离超过14天后被确诊的现象。基于此,薛迪认为,延长隔离周期势在必行。

那么,具体满足何种条件,才能实施分类解除隔离的政策呢?薛迪分析认为,因为目前已对新冠病毒的传播渠道和传染率有了大致了解,且北京已经掌握了爆发疫情的初始地点,加之人口不会在省际之间大规模流动,因此具备了分类解除隔离的精准防控条件。

在薛迪看来,没有造成大规模病毒传播,也明确疫情爆发源头并第一时间采取防控,同样是其他城市未来实施分类解除隔离的基础。

“实际上,北京此次采取的分类解除隔离的措施,很可能成为以后防控的新趋势。”在薛迪看来,中国其余城市再爆发大规模的疫情甚至采取封城的情况几乎不太可能,但不排除其他城市还会出现疫情反弹。而其他城市效仿北京进行分类解除隔离的手段,既能保证精准防控,也不会大面积影响复工复产,所以薛迪认为,这可能成为一种防控新常态。

编辑 程思玮

点击右上角

深圳要闻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